學不到罷工教訓的政府

交通論壇文章   |   27 4 月, 2019   |   posted by 交通論壇總主筆

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宣告將舉辦罷工投票,此舉儼然要為空服員罷工史,舉行三周年慶暖身。自二○一六年六月廿四日發動華航空服員罷工濫觴,至長榮空服無預警集體請天災假,到近期機師工會主導華航機師罷工,政府似均未學到教訓!

首先,罔顧法令之規範,視勞資爭議處理法第三章「仲裁」為無物。事實上,該法明訂「影響公眾生活及利益情節重大,或應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之請求,得依職權交付仲裁」,勞動部及交通部並非不可為,而是不為!

再者,前三次無預警罷工案後,產學界一再提醒應比照歐美日等國,設置罷工預告期,避免影響旅客權益,始終卡在勞動部所謂「罷工要有效果」前提,原地踏步。

若詳細檢視本次罷工調解商議問題,恐令眾人啼笑皆非!在工時方面,連台北東京這類單趟三點五小時,來回遠低於法定十小時值勤的航班都納入,與地面工作者工時無異,不禁讓人懷疑空勤是否罹嚴重公主病,到底在爭什麼?

倘薪資條件比照華航,無奈長榮林董跳出言明「長榮不是華航」。的確,若長榮航空福利等同華航,日後長榮航勤、長榮重工、長榮海運串連要求比照政府直接或間接持有事業,如桃勤、中鋼、陽明海運,長榮集團豈不成冤大頭?政府莫因官派董事長曾無厘頭地釋放勞工條件,演變成拖垮台灣航空產業的肇因;同時比照其他公司薪資,似也不宜成為爭議條件,畢竟員工也有跳槽的權利,各公司營運條件也不盡相同。

看到長榮航林董事長此次的溫情喊話並不陌生,類似論調在已卸職的華航何董事長口中也曾提及。勞動部許部長日前曾說「如果不是不得已,沒有工會會輕易選擇罷工,罷工也不是工會的目的」,然如果不是不得已,沒有公司會故意讓工會罷工,讓工會罷工亦非公司存在的目的。

建議未來如勞資續談判,可參照華航機師罷工談判模式,公開談判之作法,讓社會大眾公評!另外,針對目前航空產業罷工常態化,政府應讓航空事業主管機關專業發聲,尤其航空產業具國際連結與競爭屬性。目前的勞工爭議有如交通、勞動兩部各唱各調,航空專業顯遭漠視!

(本文作者授權自108年4月27日聯合報民意論壇轉載)

<本文內容純屬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會立場,文責自負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