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通安全月【路口安全徵文活動】第一名 : 腳踏車行不行

交通論壇文章   |   31 10 月, 2021   |   posted by 交通論壇總主筆

海蝴蝶 (新北市)

       騎乘腳踏車上路,是現代環保意識高漲國家的普遍共識。台灣也不落人後,Youbike的租借站遍地開花,但是腳踏車的交通規則界線模糊,綠燈時作為車輛,保持直行;紅燈時搖身一變,變做行人也繼續向前行(hiòng-tsiân kiânn)的不在少數。銀髮族悠閒自得地,把大馬路騎出牧童趕羊的步調;年輕人馮迪索上身,耳機一塞,在車陣中衝鋒陷陣、上演玩命關頭的真實場景,往往令人看了不禁捏一把冷汗。

       看著橘色Youbike,默默想起日本留學期間,學校配發的小黃腳踏車。 

       群馬,群山環繞。是一個午間散步,會看到鄰居出來遛羊的鄉下小地方。從宿舍出發,直直騎四公里上坡,就能到達學校。筆直而寬大的國道,是大卡車呼嘯的產業道路。兩旁灰磚人行道外圍,不是鑲滿了平整的紅色PU跑道、就是印上了醒目的白色腳踏車標誌。

       第一個禮拜,和同學們早早出發,騎車四處探索新環境時,路過的警車突然鳴笛,並且停在路口處。兩名日本警察下車後,筆直朝我們走來,並大聲吆喝著什麼。真的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,警察大聲地盤問我們的姓名,一邊要求我們出示學生證與護照,一邊說明,剛才腳踏車倆倆並排行為是嚴重的交通違規。

      回頭看看來時路,四公里的筆直道路上空無一人,並沒有禮讓行人的必要啊?警察怒不可遏地說,在騎乘交通工具時,任何讓自己分心的行為,都有可能害人害己,要求我們不可有這種僥倖的想法。念在是初犯,一人開了一張小藍宣導單,要我們回去背熟。

      小黃腳踏車和Youbike一樣。上面裝有自動感應的車燈,利用每天的踩踏發電,LED的燈泡很亮,晚上也很令人安心。一次,小組會議的時間延長,晚上回家的時候,已經剩下黑漆漆的夜空,任涼風颯爽地貼上臉龐。咕嚕咕嚕,肚子放肆地唱起想念食物的歌謠,迫使兩支木棍般結實的小腿,快速地踏進、踏出。完全沒有發覺,街上的光線,只剩下路燈靜默地散發出溫暖星芒。

      轉角沒有遇上愛,卻遇見了駐點巡邏的警察先生,發現他熱情地張開雙臂和我招呼,下意識點了點頭回禮,腦子裡滿是今晚菜單。

 

    「請停車!」警察先生嚴厲地說。

       沒有雙載、沒有逆向、沒有無視信號燈,就連每一次過馬路都戲劇性地把脖子左右扭轉九十度,確實檢查左右來車,肚子餓得我無法快速思考被阻擋的原因。

     「妳的車燈壞了,自己沒有發現嗎?」

      這麼一說,我才發現,地上那道令人安心的白光,今晚沉默地躲了起來。

     「對不起,我沒有發現。那…怎麼辦?」

       警察先生突然噗哧一笑,化解了風中的冰霜。現在要到最近的車行去修理也還有一段距離,下來牽車走路,回到家夜也深了。於是收了第二張藍色警告單,在警車護衛的情況下,順利地找到自行車店,三兩下就讓車燈亮了起來。

       每一次收到違規勸導單,都會登記腳踏車車號、並核對個人身分證明,讓365個騎車的日子,都時時刻刻警醒地度過。當差不多把行車規則倒背如流時,我就把車騎到和學校相反方向、四公里遠外的車站和商店街去探險。車站周邊熱鬧非常,騎車人數更多。小心翼翼,在每個紅燈時,接龍般地停在前一台車後頭,並且保持起步間距。綠燈一開始,嗶嗶!對街的警察局裡衝出一名警察大叔,用高分貝的哨音將我拉進警局。

       原來,一起步時,旁邊一輛剛才沒有停紅燈的腳踏車,恰恰經過身旁,變成兩人「同行」的狀況。依照慣例報完車牌與身分之後,領了一頓史上最嚴厲的行車安全說明。

     「你們兩個,雖說無心,也都不是初犯,如果對面剛好有高齡者要過馬路,看到你們一起迎面騎來,你們覺得他還敢過馬路嗎?交通規則是要保護用路人,不是逞一時之快的人!」

       桌燈刺眼地照著我們慘白的臉龐,彷彿從這裡到進入監牢只剩一碗豬排飯的距離。我甚至開始認真思考著要如何和父母交代,為何獎學金生到了日本會因為交通違規而被遣返回國的理由。

好險,從這之後,就再也不跟警察打交道。好險,那些個理由都沒派上用場。剛開始,覺得日本這樣的規定和執法,簡直到了泯滅人性的地步。每一個街角、每一條商店街,一定會有一個醒目的地方,放著今年度的交通事故次數和死亡人數,除了大殺風景,還讓人學習到因恐懼所帶來的警慎。

      台灣風土民情不同,不適合直接比照辦理。我想著,若能從學校教育單位開始,配合政府廣告簡單口號的教育播放,就像這次的防疫一樣。在減少碳排放的同時,我們的路口一定能夠更加安全。

      我們一騎,安全上路!